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裸母的高潮
裸母的高潮

裸母的高潮

这时正是深夜时分,玛格莉特故意没有敲门就走进了儿子的房间,希望能看到他的裸体。

  她成功了。亨利刚好冲完澡,只拿了一条浴巾,就在门被打开时,他下意识地遮住了胯部,他有点羞怯地坐在床头,满怀期待地看着妈妈。玛格莉特走了进来,为了这个场合她可是特意做了准备,只穿着一条刚及胯部的长睡衣,但是透过半透明的布料,她美丽的身体可是半隐半现。

  就在亨利看到她的大乳在衣服下跳动时,他的眼睛睁大了,而这也正是玛格莉特所希望的,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引诱自己的儿子,让纯洁无暇的亨利享受着他硬鸡巴插在妈妈穴中的乐趣。华尔特很明显并没有因为干了自己的母亲而受到伤害,她想亨利应该也不会。

  「这┅┅这真是一件漂亮的睡衣啊,妈妈,」亨利脸红了。他个子并不高,身材也不是肌肉男型的,尤其是那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它可引人暇思呢!」「谢谢你,亨利,我很高兴接受你的称赞,如果我惊吓了你的话也请原谅。

你愿不愿让我站在这里跟你谈几句呢?」

  「当然是愿意。」

  玛格莉特坐在床上,靠在她儿子的身边,极力不去看他的胯部∶「你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个英俊的小伙子了,亨利,你已经长大了,而且妈妈也好久没有跟你谈过心事了,老实说,我还是把你当男孩看的。」「嗯。」亨利耸耸肩。

  「亨利,让我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这些日子来你想过有关性的事吗?」玛格莉特转过了身体盯着他,双乳在睡衣下跳动着。

  亨利脸红了,有些不知所措∶「嗯,是的,我想有吧!」「自从你到了青春期後一直风平浪静的,亨利,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跟你谈过有关性的事,听起来这很讽刺,我一直都在跟像你般年纪的客户谈这种事。」玛格莉特有点犹豫∶「亨利,你还是个处男?」「啊,妈妈。」「你要对妈妈坦白,亨利。」亨利又耸耸肩∶「是的,我会的。」

  「你在学校里有女朋友吗?」

  「没有。」

  「你希望去破掉你的处男身,亨利,对吗?」玛格莉特靠近了他,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你经常幻想如何去干女人的阴户吗?亨利,如果你能原谅我的话。」「我想是的。」「你也边做白日梦边手淫吗?」

  亨利脸红得更加厉害起来,玛格莉特能感觉到浴巾下有某个东西挺了出来。

  「是的。」

  「每天吗?」

  「是的。」

  「这可真是糟糕,亨利。一方面,像你这般年纪的男孩,只要一受刺激就会硬起鸡巴想要插穴;另一方面,你知道如何才能让人家心甘情愿地让你插吗?还有,你看过赤裸的肉洞没有?亨利。」「没有。」「这更糟糕。」玛格莉特笑着摸了摸他的大腿∶「亨利,你愿意为妈妈做些事吗?」「什麽事?」「把浴巾拿开,让妈妈看看你的阴茎好吗?」「啊┅┅妈妈!」「我只是想看它是不是正常发育,亨利,明白吗?我想教你一些有关性方面的事,宝贝,我认为这是作为母亲的义务。不要怕羞,亨利,来吧!」亨利盯着妈妈好几秒,然後耸耸肩拉开了浴巾。玛格莉特立即觉得阴户内又湿又热起来,她儿子的鸡已经半硬了,相当的大,尽管他只有纤细的身材,比起华尔特来,也只小上一点。

  「噢!亨利,你有一根大鸡巴。」玛格莉特跪在赤裸的儿子面前,她分开他的膝盖想要更靠近一点观察。她流着口水想要吃这根鸡巴,慢慢地用手指握住这根半硬的鸡巴,她用力地夹住龟头,亨利的阳具飞快地硬了起来,就像铁般硬,站在那丛毛发中,摇头晃脑地立在她面前。

  「噢!亨利,妈妈抚摸鸡巴让你非常兴奋,对吗?你鸡巴全硬起来的感觉好吗?」「我┅┅我想是的,只是有点儿尴尬。」「你不需要尴尬,亨利,我是你母亲。」玛格莉特用手抓住他鸡巴的根部,紧盯着这根大鸡巴的红龟头,她慢慢地套弄着鸡巴,眼睛没有离开过龟头。马眼张了开来,流出了些珍珠似的体液。

  「你的鸡巴现在漏了,亨利,睾丸里充满精液你会觉得难过吗?」「我想是吧!」「让你的蛋蛋存太多的精液对身体不好的,你一天通常都会打几次手枪来缓解这种压力吧?亨利。」「是的。」玛格莉特收紧了握在他鸡巴根部的手指,套弄的速度加快了,她紧盯着那透明的液体从龟头渗出来∶「你是这样手淫的吗?亨利,妈妈的手让你舒服吗?」「噢┅┅妈妈,妈┅┅妈!」「我今天有一件不比寻常的案子,亨利,那个男孩叫华尔特,外表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他想干自己的妈妈,从我听到的猜测,他的妈妈也喜欢让他干。我不知道怎样去解决他的问题,宝贝,我不知道一个妈妈每天晚上让自己的儿子干穴有什麽错。」玛格莉特接着说∶「当一个年青人鸡巴硬起来时,毕竟这是非常普遍的,除了母亲愿意让他把胀胀的鸡巴塞在阴户中并让他释放出积存的精液之外,还有谁会愿意这样做?你认为一个母亲跟儿子做爱是犯罪吗?亨利。」「我不知道。」「你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亨利,我想你也愿意让我这样套弄你吧?但是我想你的精液已经积存了不少了,你肯定迫切地想要把它们释放出来。我愿意用嘴巴含住你的鸡巴把你的精液吸出来,你认为我吸自己儿子的鸡巴可耻吗?」亨利没有回答,玛格莉特用力地套弄着他的大鸡巴,让越来越多的液体渗了出来,她低下了头,用嘴温柔地含住了龟头。亨利叹息着,他的鸡巴狂暴地跳动着,淫荡的母亲已经舔吃及套弄鸡巴好几次,让那磨菇状的龟头因黏满了唾液而水光闪闪。

  「你想妈妈吃你的鸡巴,是吧?」

  「是的,妈妈!噢┅┅用力。」

  「这才是个好孩子。」她低下了头,这一次直接吞下了儿子的鸡巴,让那声音的馀韵也消失在她的嘴间。

  亨利有一根非常大的鸡巴,她不得不尽力张开嘴来容纳它。玛格莉特放松了片刻,然後猛地向下压,在吞入三分之一的巨炮之後,她停止了下沉,淫欲的母亲开始舔吸,她的双颊因为塞入的大鸡巴而涨大了。

  亨利的鸡巴尝起来非常棒,它在她的嘴里脉动着。玛格莉特听到了自己舔吃鸡巴发出的淫声,只一想到自己舔吃着儿子的鸡巴时,她的阴户便开始剧烈地震动。玛格莉特闭上了眼睛,嘴被塞得满满的,集中精神在帮儿子吹箫,她用心地舔着,双颊因此而变红,她的舌头缠绕着皇冠,品尝着从那溢出的带点咸味的体液。

  「用力一点┅┅」亨利哀求着,他用双手压着母亲的头,想要更挺进一些∶「呜┅┅感觉太棒了!妈妈,噢┅┅用力,继续吃我的鸡巴!」玛格莉特舔得越来越厉害,重复着玩弄她年青儿子那硬梆梆的鸡巴,充满了渴望,她努力地将脸压下,想要去吞下更多的茎身,阳具狂暴地跳跃着,在她口里横行肆虐。

  就在她想着儿子那大量的精液灌入喉咙的情景时,玛格莉特的阴户也在隐隐作痛,无所畏惧的,淫欲的母亲上下地起伏着头,用嘴巴套载着儿子的硬鸡巴,她紧握着阳具根部,快速而有力地套弄着。

  大量的液体从马眼处涌出来,她知道他高潮在即了,玛格莉特伸出了左手到他屁股後面,钻入两片臀肉之间,记起了一个能让男人射出更多精液方法的她把手指探入了屁眼之中。她儿子的屁眼又紧又热,亨利惊奇地大叫起来,就在他妈妈把手指塞进肛门、深插在他那不断蠕动的通道内的同时,她抽插着屁眼,刺激着他的前列腺,右手则继续套动他那律动的鸡巴,嘴巴更是用力地吸着龟头。

  「我要来┅┅了!妈妈,噢┅┅干,我┅┅要┅┅来┅┅了!」亨利全身抽搐着,巨炮开始喷出精液。

  这是她一生中品尝过的最美味的精液,兴奋的玛格莉特紧含住她儿子喷射的鸡巴,用力地吃啊舔啊,震栗着迎接那击打扁桃体的精液,并让它灌满了腹中,这是她一开始就梦想的。

  「噢┅┅妈妈!妈妈,太棒了!」

  玛格莉特抬起了头,吐出了男孩的巨炮。她看着他,仍然想要,鸡巴仍旧相当的硬,深插进他自己妈妈的骚穴中完全没有问题。

  「你有一根很好吃的鸡巴,宝贝,妈妈也很喜欢,」玛格莉特平静地说着∶「让妈妈吃你的鸡巴,你有没有负罪感?」「没有,一点也没有。」  「如果让你感觉很好的话,我以後每天都会帮你排泄精液。」玛格莉特用舌头在嘴边划过一圈,把残留的精液完全吃掉∶「你喜欢妈妈每天帮你吃鸡巴吗?

宝贝。」

  「是┅┅是的,妈妈。」

  「你的鸡巴现在还硬着,宝贝,」玛格莉特笑着道∶「我想让你射更多的精液出来。宝贝,吃你的鸡巴让妈妈下面好湿好痒,你能不能帮妈妈的忙?宝贝,让我现在教你怎样做爱怎麽样?」亨利点了点表示同意了,淫荡的母亲站起身来,看着儿子的巨炮,把睡衣脱了下来,裸露出整个身体,然後她仰躺在床上,准备跟儿子做爱。

  「我的奶子大吗,亨利?」她把手伸到胸部,用手捧起了两个鼓鼓的巨乳∶「你可以吃吃妈妈的奶子吗?在我教你如何性交之前。」亨利点头应是,他爬到了母亲的身上,湿湿的阳具抵在她的大腿上,万分饥渴的他把脸凑近了她那丰满的乳房,用嘴深深含入那硬起来的乳头。玛格莉特呻吟着抱住他的头,让他任意地吃着自己的乳头。

  「你喜欢吃妈妈的奶头,是吗?宝贝,你是否记起了你还是个小贝比时的事吗?宝贝,你大概很想要吃妈妈奶子里流出来的奶吧?」亨利一连串的点头,他轮流着吃着妈妈的两个奶子,对他来说,吃奶子的乐趣非常吸引人。

  他突然抬起头,爬到了裸母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想要把阳具插进去,「不要这麽快,亲爱的,」玛格莉特「格格」地笑着∶「来吧,乖一点,跪到我腿中间,妈妈教你如何干穴。」亨利顺从地跪在她的腿间,一根大大的男根在她那茂密的三角洲上方跳动不已,玛格莉特扭了扭小屁股摆好了架式,她拉起了双腿压在肩膊上,把那湿淋淋的肉洞对着儿子,玛格莉特抓住了他的阳具拖牵着,引结着它钻入她那痒痒的玉洞中∶「来吗,宝贝,现在干妈妈吧!」亨利分开了腿,用手臂支撑体重,向下看着他的鸡巴插进妈妈那温暖湿润的穴中。他有点急噪地挺动屁股,想让鸡巴全插入穴中,玛格莉特咬牙苦忍,因为他的鸡巴太大了,插进湿淋淋的穴中涨得她好难受。

  「噢┅┅天啊!亨利,你的鸡巴太大了!」玛格莉特放开了他的阳具,现在她引路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她集中精神扭动着腰,好让她毫无经验的儿子把男根顺利地全部插进穴中。

  「感觉好吗?亨利,你喜欢干妈妈,是吗?你喜欢让妈妈的小洞洞夹紧你的大鸡巴吗?」亨利点头承认了。

  作为一个新手,年青人很快就抓住了抽送的韵律,亨利顺利地挺着屁股,把大鸡巴深挺入妈妈的小穴内。玛格莉特也向下看着,多肉的阳具穿过肿胀的阴唇消失在她饥渴的穴中让她也十分兴奋。

  「用力地挺吧!亨利,」她哼了起来∶「不要担心会插伤我,妈妈喜欢被大鸡巴干。插进来,宝贝,现在就插进来!」亨利伏在淫母身上,让两人的胸部互磨了一阵之後,他屁股一挺,整根鸡巴凶悍无比地全插入她紧紧的穴中。他快速地抽送着,伏在她耳边狂烈喘息,任凭那粗暴的巨炮在又湿又紧的洞穴中滑行。

  「这才是个乖孩子,亨利!」玛格莉特用双腿锁在他的背後,用力地摇摆着屁股,迎合着他狂暴的横冲直撞∶「呜┅┅妈妈爱你的大鸡巴!宝贝,呜┅┅噢┅┅来吧,噢┅┅天啊!干我,妈妈的穴好痒!干妈妈,用力地干妈妈!」比起口交来,亨利宁愿干妈妈的小穴,他全力以赴猛轰猛炸,沿着她狭窄的通道前进,每一击巨炮都插到她的子宫中。玛格莉特只觉得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阴户更加激烈地收缩缠绕着儿子火热的肉棒。

  「你干得妈妈要高潮了!宝贝,呜┅┅插得好深啊!亨利,挺动你的屁股,用力地操妈妈!」亨利抛开一切,用尽全力地把鸡巴在妈妈的阴户中狂抽猛插着。裸母与儿子一起和谐地同震着,越来越快,越来越猛,除了猛插穴享受极乐之外,他们什麽都不去想。

  「我来了!亨利┅┅」两人的小腹紧紧地贴在一起,撞击的力道之大,甚至连床也「咯吱咯吱」地摇晃起来。

  「呜┅┅用力!爱人,干妈妈!干死淫荡的妈妈!我来了┅┅我┅┅来┅┅了!」一生中最激烈的高潮,她的阴户在剧烈地收缩波动着,像张嘴般吸吮着儿子的阳具。玛格莉特甚至觉得屁眼也高潮了,就像她的阴户般律动不休,火辣辣的,又有些酸酸的。

  「噢┅┅妈妈!我又要┅┅来了!妈妈!」亨利动作的幅度更大了,他如铁般硬的阳具引导着裸母的高潮。

  突然间玛格莉特感觉到洪水般的精液从龟头处喷出涌向她的阴户,汹涌着冲刷抚慰她那发痒的肉壁,「这才是乖孩子,」玛格莉特喘息着∶「啊┅┅你在妈妈的穴里射了!来吧,宝贝,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来!」玛格莉特用力地夹紧穴肉,榨取着儿子的每一滴精液。

  亨利仍在发射着,把睾丸内积存的精液都排向妈妈的阴户,然後他疲倦欲死地倒在她身上,鸡巴犹是硬硬的在穴内跳动着。

  『一切现在才要开始┅┅』。


  【完】